首 页首 页
公司概况公司概况
企业文化企业文化
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在建工程在建工程
业绩工程业绩工程
文化生活文化生活
人才招聘人才招聘
>> 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生活 > 文采飞扬 > 欢迎您访问中交一公局厦门工程有限公司网站!
| 更多
勤者之我见...
母亲...
家风似风永传承...
刷出来的职业素养...
让记忆永恒 ...
学而后用与用而后学...
父•子...
冠军之路...
工程女的“进化史”...
联盟路情...
| 更多
祝大家端午节快乐
精彩照片,等你点评!
“超越自我,快乐工作”
公司09年度信息员培训班拓
母亲
发布日期:2017-09-07 来源:长平CPA2项目 作者:骆雅莉

  一个个小家组成了一个大家,一个个传承延续着一个家族    -----  题记

  近来,母亲经常有事没事打个电话“在干嘛,怎么不给 我打个电话?” “上班,有事吗?”,“没事就是看你很久没打电话,问问,那就挂了”。

  母亲,是典型的惠安女,记忆中,每每穿梭于忙碌中,早起家里的琐事、工厂、农田,满满都是母亲的身影。从小母亲教给我的是学习的心态、是独立、是勤俭、是爱家......

  一

  母亲识字不多,但是由于外公家是新加坡归侨,对教育的有着天生的眷恋,只是当时的母亲家姐妹兄弟7/8个,作为老大的母亲基本享受不了受教育的“特权”。但是她一直都认为要读书识字才能有开阔的视野,良好的教育能影响一个人一生。姐姐是母亲的第一个学生(也是唯一一个),由于识字不多的缘故,母亲用着她特有的“咸水腔”传授了姐姐有点“跛脚”的普通话,不过至少学习认字是不耽误。母亲对作为老大的姐姐要求非常严厉,因为家里条件差,刚刚上小学的姐姐每天早上5点钟准备好喂猪的饲料,当时,母亲就要求姐姐必须背诵一篇课文,因为太小,姐姐经常边干活边睡觉,更不用提背书的事情。姐姐每天要忙碌帮忙干家务,课程耽误了不少,又加上“跛脚”的普通话,成绩就没母亲的理想。

  到了老二的我,母亲总结教姐姐的经验,觉得还是得让专业的人教才行。这时候教育我的工作就落到姐姐身上,为了让我尽早学习知识,刚上幼儿园的时候,母亲就给比我年长3岁的姐姐下达任务,每天学校教什么,让姐姐把老师教的交给我,那时候姐姐刚刚上一年级,自己认的字本来就不多,为了让我学好知识,姐姐就比平时更认真,背书、写字一点也不落下。姐姐从学校捡来老师不用的粉笔头,用家里的木柜、墙壁当黑板,一个一个字教我。我们睡觉了,母亲再点着昏暗的灯泡,挨个检查,看看字写得好不好看,做得怎么样。

  母亲认为,字如其人,字就是门面,字写好看了,写出来的东西人家也就愿意看了。为此,母亲特地利用空余时间到镇上给我跟姐姐买“庞中华”的书法字帖,让我们每天都要练习一页,渐渐地,我们的字能上台面了,母亲渐渐不认识我们的字,她才放松了了检查我们作业的习惯。

  二

  马上小学毕业了,由于成绩还不错,母亲让我自己选择是上哪的学校,综合了各个因素,我选择了上县城的中学。开学那天,母亲帮我在裤子内侧多缝了一个暗袋,把学费放在暗袋里面,让我交给老师。开学的前一天,母亲把我叫到跟前,摸这我的头,说孩子你的行李我帮你收拾好了,你自己看看还有什么缺的没有,去学校要好好学习,跟人好好相处。父母不在跟前,有事情要自己独立处理,处理不了再打电话回家。离开家,我紧跟着父亲的步伐,父亲带着除了偶尔跟着奶奶去镇上外基本没出过门的我,让我紧跟着他,车上父亲没说什么话,记得当时我就各种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和事,记得那天的车很旧,那天人很多,严重超载,因为太慢,我第一次尝试了什么是晕车,到了学校父亲带着我去教务处,我站在门口,这时候走出来了我们八班的班主任,我把学费交给她,父亲带我去宿舍楼,父亲帮我把宿舍用的东西放在我的床位上,问我还有什么不懂的吗?我说没有,他就走了。坐在床位上,看着室友们的爸妈一个个帮忙挂蚊帐、整理床铺、打水。我到楼下,宿管员那打了个公共电话给母亲,母亲说孩子,你长大了,什么事情要学会自己做,后来我红着眼眶挂了电话。回到宿舍,看了个大概知道怎么做了,我扭身自己开始挂蚊帐......由于最多每个礼拜回去一次,在这里我学习了为人、学会了独立面对一切学校的问题....

  到了上高中,这次父亲把我送到学校门口,让我独立去交学费、去找教务处、自己去开始了我三年的高中生活......由于家里有些变故,经济条件不是很好的我,从高二暑假开始了第一次的暑假工生活,第一次暑假工作是在玩具厂, 不分昼夜地上班,只为了赚取上学的生活费,那时候明白了生活不易、父母不易......

  高三填报自愿时,母亲告诉我,孩子,现在家里条件不好,你要想上学就得自己想办法,因为只考上本三的成绩,家里的条件根本不允许我上需要昂贵学费的本三,我选择了学费最低的湖南一首专科学校。那年为了筹备学费,一考完高考的第二天就姐姐帮我找了家工厂开始了我维持2个月的暑假工生活......

  开学的前一天,母亲从老家到我打暑假工的工厂,把报到信给我,带了家里的干花生、炸饺子,那天晚上母亲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流泪,说孩子,去那么远,要小心......

  为了省钱,我拒绝了父母、姐姐陪伴我远赴他乡的建议,独自坐上大巴,把学费藏在鞋底,那天早上9:00,泉州的天气有点灰暗,母亲跟姐姐帮我提了两大袋行李,不行了半个多小时到车站。把我送上车,看着我坐的车慢慢驶出,隔着玻璃,我看到不轻易流泪的母亲一次次地抬起袖子擦拭着眼角.....凌晨2:00做了十几个小时候,大巴车在郴州一个广场停了下来,小姑娘,你到了,你从这自己搭车过去学校,我们没办法进市区,大巴车师傅说着,把车停在了路边......

  伴着淡淡海水的腥香,我们长大、结婚,有了家庭有了孩子......

  三

  回忆的思路被6岁的女儿清脆的嗓音打断“妈妈我的裤袜破了个洞”,“拿过来,我帮你缝下......”女儿很多衣服裤子都是姐姐家孩子退下来的,偶尔会出现磨破、褪色的情况,由于小时候就给他养成“衣服缝补继续穿”的习惯,一旦衣服、袜子有点小破洞就让我缝缝补补,衣服裤子小了,收拾好放好留给弟弟妹妹穿。

  这习惯源于我们小时候,母亲经常自己为我们姐弟三个做衣服、裤子,妹妹长大了穿姐姐的,衣服裤子磨破了,修补下。印象中渐渐地形成了这样的观念:衣服能穿就行,穿出去干净就好,不讲究、不浪费......

  四

  渐渐地工作越来越忙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有时候回家只是简短的驻足,唠唠家常。母亲,每次说得最多,就是:好好持家,照顾好家里的老人、大人、小孩。我们还能干活,你们就放心工作,有事没事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。

  又是一年大年初二,带着孩子早早回到娘家,一整年没回家,家里一如既往的清幽淡雅,院子里的铁树让爸妈照料得很好,一如往年像极了一把撑开的大伞,又像喷涌而出的绿泉,更像家里的哨兵。习惯把东西放在母亲的房间,打开房门,干净的地板,似乎能映出人影。父母结婚时的木雕花床还一如儿时见过般干净如新,母亲习惯用蚊帐,上面悬挂的横联还是那对洗得底部有点透明的龙凤呈祥。放完东西转头到了老房子,母亲正在老房子的院子里喂鸡,“妈,你养那么多鸡鸭干什么,累不累哟?”“家里经常有剩饭剩菜,况且刚好能清出点位置,养点逢年过节也省得什么都去买”,“内院的萝卜、青菜你自己去摘一点带回去”。

  帮母亲提水喂了鸡,回到大厅,母亲招呼了孩子,给孩子们发了红包,叮嘱我们要给奶奶带点爱吃的糕点、带点钱,年前交代给奶奶买的拐杖买了没有,催着我们一家子去看望奶奶后,母亲开始给父亲打下手准备中饭,母亲不会做饭,家里的大厨一向是父亲。每次回家的时间不多,我自觉地到厨房帮忙摘菜,母亲开始问有没有给公婆备年货,有没有带他们出去逛......

  女儿长大了,每次看到她稚嫩的双手给我捧来水杯,“妈妈你喝水”我都不免想起母亲,一年年过去,我们三个姐弟都长大成人,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。我们各自的孩子都渐渐长大,渐渐懂事,传承着来自于我们的父母交给我们的习惯。 

  父母都渐渐年迈,母亲教导的言语时常萦绕在我耳旁,忍不住按下的母亲的手机,“妈,你在干嘛?我想你了”

【 关 闭 】
Copyright ©2009 www.fheb-x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闽ICP备16036303号 版权所有:中交一公局厦门公司 © 2009
h9t